ろろこ

不会画画,老想画,垃圾一个。

【盗墓瓶邪】扶桑11—13

#段子集

#沙海后

#逻辑死纯秀恩爱

【11】
“你什么都别说了,老二。”吴三省狠狠地灌下一口茶,“反正我是不会去的。”

“叫二哥。”吴二白也没看他,自顾自把玩着手里的粉彩鼻烟壶,“你别着急着反对,大哥挺想见你的,好些年没回了。”

吴三省转头瞪了他一会儿,“大哥他想见的不是我。”
他又不是真的吴三省。

“十年前拖着阿邪下斗的不是你?”吴二白冷笑一声,“请了哑巴张同行的不是你?”

这话一出口,有些人觉着眼前翻白,也顾不得别的了,“大哥知道他俩的事儿了?”

见吴二白默认,吴三省只感到头皮发麻,“我O_o操,那老子就更不能去了!老大不削了我才怪!”

“大哥说了,你要是不去,到时候让小张来请你。”

小张?都接受到这种程度了!估摸着死的不会是哑巴张只有他吴老三一个人啊!

“有些人自以为聪明绝顶 。”吴二白悠然呷了口茶,“殊不知这第二胎比第三胎,先天上总要好那么一点。你说是吧,老三。*”

*来自《盗墓笔记贺岁篇》

【12】
吴一穷沉默了很久,还是拨通了屏幕上的手机号。妻子把手机递给他的时候充满期待,显然对那人已经满意了。

对方没有让他等待很久,显然是迅速接起来的。

还算礼貌。他在心里面想。

“阿姨。”对方稍显冷淡的声音。

他又在心里酝酿了很久,才道:“你好, 我是吴邪的父亲。”

电话那端很安静,吴一穷能听到那人呼吸有轻微的加重。

“叔叔。”这一声叫得吴一穷心头一颤,那人的特殊情况他或多或少从吴邪和吴二白处听到过一些,这样一个人,肯放下所有顾虑以他为长辈,吴一穷觉得既有别扭还有动容。

“这也快年三十了,你跟阿邪有空就回来吧……”

吴一穷带着那些别扭和动容,带着一个父亲的期冀讲了很多,对方不说话,但他明白,那个人一定在听着。有些事情他不愿意让其发生,但注定无法改变,是时候学着去接受了。

“那成,你们俩记得多回家。”

那边沉默了很久。

“……谢谢。”

吴一穷挂掉电话时,发现自己竟舒畅了许多。他站起来,提起阳台上的鸟笼,哼着曲儿开门下楼。

【13】
张起灵挂掉电话,把它放到桌上。抬眼便望见一桌人对着他促狭地笑,气氛诡异。

他也不发话,由着他们大眼瞪小眼,直到吴邪干咳一声,他才答道:“过年回杭州。”

吴邪也不多说,低头猛喝茶,三杯见底。

“嘿我说天真同志,别光顾着喝啊。”胖子对他挤挤眼,“趁着这会儿都在,给大家讲个怪事儿。”

黎簇跟苏万迅速起哄道快讲快讲。

“我有俩兄弟,结婚居然在同一天,这事儿还真●怪●啊……”

解雨臣笑道:“这有什么,我又一发小,三十几的老男人,前些年怎么催都没用,这几天倒是抢着要结婚,这才怪。”

“胖爷跟花儿爷都别闹啊,”黑瞎子叹息作捧心状,“我好多年前认识了个光棍老头儿,最近突然要去见他家那口子的父母 ,这还不怪?”

说罢一桌人都吃吃地笑了。

“我给诸位讲个故事怎样?”吴邪淡淡地说,“从前有一群神经病,恰好也是在咱们这桌吃饭,后来他们死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7)
©ろろ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