ろろこ

不会画画,老想画,垃圾一个。

暂且先记下这个脑洞

叶修在黑暗中睁开眼睛,随着意识回复而来的是后颈的刺痛。他下意识地想翻身起来,才感受到手腕上的束缚。
他想起来了。
叶修在心里暗骂一声。世道艰险果然不是那么好混的,这一路南下是见了不少风景,眼看就要抵达,谁想反倒在杭城外着了道。
这些水盗当真嚣张……叶修曾听说过水路上横行打劫过路商贾的盗贼,却不想这伙人敢在重兵驻扎的城外动手。
劫财就罢了,叶修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被敲晕弄到这里来。难不成是身份暴露了?不能啊,自家老窝远在皇城,再者有名的那是老爹,二世祖哪儿来的名气在杭州地界都被认出来。
要是这帮贼人一封勒索书寄到开封,说不准叶家老爹冷笑一声这孽子不要也罢呢。
被捆成一团接下来生死未卜,叶修佩服自己还能想这些没头没脑的事儿。好在水贼们没让他等太久,正在他胡思乱想之时,房间的门被人打开了。
“你是谁?”跨门而入的贼人问。
什么谁,我还没问你是何方神圣呢!
叶修一阵失言,光线昏暗他没法看清那人的脸。本着别惹怒对方的想法,他答:
“在下黄少天,自汴梁来此经商,不想误入了贵帮的地界,多有冒犯。还请放了在下这回,少天必有重谢!”
这官腔打得够溜了吧?叶修给开封的黄家少爷做了个隔空传话,少天我借你大名一用!
“你没有冒犯,是我们下手抢劫的。”
那你倒放了我啊!叶修没想到对方不吃他这一套,当下又是失语。
“那成…劫色尽快吧。”
他听到对方轻笑一声。叶修此刻才发现,这人的声音竟然无比熟悉。
“我们只劫财,不劫色。”
“那你财也抢了,放了我啊。”叶修无奈,他有种被戏耍的感觉,“小兄弟打个商量,请你们老大过来谈一谈。”
面前的人沉默了一会儿,走到窗边。打开窗后阳光如瀑布泻入,昏暗的室内重得光明。叶修花了一些时间来适应刺眼的光线,目光随着那人挪移。
那是个修长清瘦的年轻人,一身白衫纤尘不染,青丝于脑后绾成一束。他弹了弹袖,举手投足意气风发。叶修愣了愣,年轻人冲他一笑,眼中似有猜到他此刻反应的满意。
那是一张与叶修一模一样的脸。
“你是谁…?”叶修怔怔地,似乎舌头纠成一团。
“我就是老大。”
#################################
丞相家少爷修X土匪秋
然而这是一个在历史复习中出现的脑洞,看到宋朝商业那章就PIU的脑补起来。架空世界,大多的设定会参照宋朝,本来设定是土匪修→_→然而想想看让弟弟当土匪不是更!可!爱!吗!就是那种一本正经比少爷还少爷的土匪—﹃—脸一样肯定只能是兄弟…看看我之后怎么把双胞胎在不同道路上奔驰的情节圆回来……狗血预警。老早就想写个古架了……然而宝宝的语言可能不是很古代哎就这样吧。
今年高考后开工。
占TAG抱歉。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10)
©ろろ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