ろろこ

不会画画,老想画,垃圾一个。

【盗墓瓶邪】扶桑07—10

#段子集

#沙海后

#逻辑死纯秀恩爱

【07】

打跑了胖子之后,吴邪叼着张起灵先前给的那根棒棒糖往回走,沉默了很久之后,他烦躁地开口:“我没抽烟。”

张起灵看他一眼,“闻得出来。”

吴邪不说话了,把棒棒糖嚼得嘎嘣响。

“不是不让你吸烟。”张起灵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吴邪,听话。”

这几年吴邪的脾气不好,身体也不似从前那么扛得起了。03年到05年落下的病根子慢慢显现出来,再加上沙海计划中不要命的死拼,一身的毛病成了一切尘埃落定后他和张起灵之间最大的问题。

烟是张起灵一回来就让戒了,不过毕竟是老烟枪,哪那么容易戒掉,时不时总是心痒。

说来好笑,堂堂吴小佛爷,道上呼风唤雨的主,私底下不晓得因这个吃了多少瘪。

听了张起灵那哄一般的“听话”,吴邪一僵,挠挠额前的几缕头发,“我知道,不过这几年抽的太猛,一时半会儿不习惯。”

张起灵转头又看了他一眼。

吴邪嚼完了棒棒糖,把棍儿往旁边一吐,“小哥,下次别买草莓味了。”

【08】

两个人往前走了几步,看见黎簇远远地候在套间外面了。吴邪再看他,却发现黎簇对他了然一笑,“嘿嘿嘿嘿师父你来啦,我可是很听话的。”

吴邪往他脑门上一敲,“鸭梨,听墙角有时候是会死的。”

【09】

“黑瞎子你可以一点。”吴邪说,“信不信我现在就翻脸,我告诉你我最近可敢了。”

“嘿,小三爷。”黑瞎子依旧我行我素,“跟为师比起来你还嫩了点。”

说罢朝吴邪吐了个风骚的烟圈。

“哎哟我O_o操哑巴张你个重色轻友的老头子掐我烟干嘛?吴邪有种你自己上啊!”

【10】

草原上的清晨是很冷的,但对于已经习惯在平均海拔超过于2000米的高原上生活的居民来说,任何稀薄的空气或是彻骨的寒冷实质上给他们的是独一无二的家园的感觉。

“大哥,今天也去见大喇嘛?”井边打水的姑娘抿嘴笑,双颊红扑扑的,递出自家刚打的糌粑,青稞炒熟之后的香味跟酥油茶的奶香混合,依稀可见白色的热气。

来者道谢后接过,外袍下的手臂露出张扬上翘的凤尾。

蓝袍的藏人沿着崎岖的山路上山,沿途磕长头的信徒虔诚地祈祷,他们坚信自己的愿望能到达神鹰都无法企及的高天。

喇嘛们在大殿里做早上的功课,八字真言低沉地穿过安置转经筒的长廊。蓝袍的藏人并没有如以往一般朝大喇嘛的禅房去,他用手拨动沉重的经筒,闭上眼睛仿佛听到佛理。

墨脱的山涧里那块纹着凤的人皮撕碎飘落四处,青藏大地的雪原上蓝袍的身影策马飞扬。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11)
©ろろ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