ろろこ

不会画画,老想画,垃圾一个。

【盗墓瓶邪】扶桑01—03

#段子集

#沙海后

#逻辑死纯秀恩爱


【01】

很奇怪,这不是他所处的空间内。

张起灵看着镜子,愣了很久都没有动作,漠然的脸上生生撕裂出一丝迷茫。这是他一生中难得的不知所措的时候,甚至于到了不得不求助的地步——

“吴邪,牙刷。”

“哎哎哎小哥你搞什么现在还在洗漱?”吴邪充满怒气的声音从厨房那头传过来,“我昨天不是告诉你我把牙刷换成新的了?”

【02】

“天真,你小子别扯这些。”胖子一本正经地道,“伺候不周啊你,照你这么说小哥等了二十分钟你还没上前服侍洗漱?”

“胖子,我这几年脾气没以前那么好了。”

“嘿,得了吧你。还真把这当梗用了,我管呢!总之你们再不到我连鸡屁股都不会给你们留的!小同志……咔。”

电话断了。

我去。

吴邪看着手里显示自动关机的手机,时隔已久再次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

“吴邪。”

“啊?”

张起灵指着登机牌上的名字,“孟游平,是什么?”

【03】

解雨臣似笑非笑地从手机屏幕上挪开眼道:“怎么?小三爷也要低碳出行?还搭公交?恐怕这日后洗手做起人民公仆了吧?一切为了国家?”

吴邪被他几问呛了一下。当下也懒得跟他多说,手机没电这种小事讲出来,恐怕才真会让这厮更多加嘲笑。

“爷我不过搭个公车,你扯这些没用的做什么。”吴邪啧了一声,不跟他争,把手腕上的袖子往上捋了捋。这人当爷当了这么些年,赶个公交居然已经觉得不舒服了,人挤人热死人。

“由奢入俭难啊善哉善哉……”

解雨臣在旁边笑。张起灵看着吴邪手臂上的伤疤,并不言语。

吴邪见他看得入神,有些窘迫。

“呃,怎么了小哥?”

解雨臣啧啧啧地望天。

“哎哟难道你心疼了?”吴邪一摊手,满脸若无其事,“那就一根吧……”

张起灵递给他一根棒棒糖。

“又想抽烟了?”解雨臣继续取笑,“门都没有。”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7)
©ろろこ | Powered by LOFTER